君以花向晚_

“桂棹兮兰桨 击空明兮溯流光”
透明写手 修伞 叶粉 喜欢看评论

【修伞】来年(上)

《来年》

Couple 叶修×苏沐秋

Written By @青辞Aurora

 

娱乐圈paro,时间跨度大,吃糖系列,HEHEHE。

只是想满足一下我叶导演×苏影帝正剧的私心【。

特别感谢 @少年君子Ilsherly 


01

 

叶修最近十分头疼。

作为一个以应届第一名的成绩成功考入荣耀电影学院导演系,四年后交出一份堪称史上最高口碑毕业作业的年轻导演——在面对自己毕业之后的第一份作品时,就陷入了瓶颈。

这个瓶颈,不是因为剧本,不是因为分镜,而是,演员。

他实在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男主角。同届的表演系,他看不上眼。可已经混出名的吧,又看不起他。最佳毕业作业是个什么奖啊?人都懒得理你。

麻烦,非常麻烦。

叶修寻思来寻思去,决定先把女主角给找了。他跟小她一届的楚云秀关系不错,女中豪杰除了她没谁了。正好剧里是个御姐角色,分镜的时候脑子里直接就代入了,这角色非她莫属。

“这角色非你莫属。”叶修拍桌子。

坐在人来人往的食堂里,他冲对面的楚云秀这么说。

“别蹭,桌上有油。”楚云秀冷静地看着他。

“都是为了艺术。”叶修严肃地说。

楚云秀还没说话,背后一双手就蒙上了她的眼睛。叶修定睛一看,是个小姑娘,自己还不太眼熟,相貌扔在学院的表演系都称得上出众。不过令他更为在意的是,这个姑娘旁边还站了个和她相貌相似的男生——好像挺符合自己的需要。

“别闹了,”楚云秀笑得很温柔,“知道是你,小朋友。”

背后的苏沐橙吐吐舌头,嘟囔着“又这么快拆穿”之类的,听话地坐到她旁边。那个男生看了看,也就势在叶修旁边坐下。

“给你介绍一下,”楚云秀说,“这是我好朋友,也是师妹,苏沐橙,隔壁音乐学院的,刚大一。这位是她哥,苏沐秋,今天都过来玩。”她顿了顿,拍了拍苏沐橙的肩膀,“这个就是你叶师哥,咳咳,你懂的。”

“……懂什么?”苏沐秋没会过意来,对妹妹的此类话题异常警觉。

苏沐橙显得非常尴尬,手在桌子底下偷偷戳楚云秀。楚云秀立刻会意,“咳,粉丝。”

场面有点尴尬,楚云秀踢叶修:“不说话啊,叶导,旁边坐着个粉丝呢,签名吗?”

叶修缓缓抬头,目光从对面的楚云秀到苏沐橙,最后到身边的苏沐秋,神色肃穆。

楚云秀和苏沐橙屏气凝神。

苏沐秋:“……你干嘛?!”

“兄弟我看你面向不错,骨骼清奇……我这儿有个剧本,你要不要试试看?”叶修变戏法似的从衣兜里摸出一叠皱皱巴巴的,仿佛是剧本的A4纸,塞到苏沐秋手里。

苏沐秋看着神棍似的叶修目瞪口呆:“……………………卧槽?!”

 

02

 

其实说到接这个戏,苏沐秋一开始真的是拒绝的。

为什么他来给妹妹送自己刚做的饼干和蛋糕,莫名其妙地就被拐去做了男主角,而且糕点也被某个人吃得一片不剩了呢?!

反正总之,在苏沐橙的强力怂恿之下,他们四个最后就坐到兄妹俩家里商讨细节了。

 

叶修导演摄影一体机筹划的这部微电影,讲的是一个自幼和姐姐相依为命的少年,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姐姐,两年以后回到他们曾住过十几年的房子里的故事。而吸引楚云秀的点在于,这个人设很反差——男主是弟弟,但是他是这个家里操心大事小事的人,姐姐好吃懒做,不爱干活,弟弟一直很嫌弃这个姐姐,直到发生意外。

第二个点在于叶修的拍法。他删掉前面的一切铺垫,直接从发生意外两年后的时间点开始。一个房间,一个人,十分钟,没有闪回——这才是创新点,这才是让大忙人吴雪峰愿意抽时间帮这个新人,也是老朋友做的原因。

苏沐秋看完剧本以后,长叹了一口气。

叶修坐在窗口抽烟,瞥了眼苏沐秋:“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挑我?”

果然。这是所有无论言情耽美还是百合里都会出现的问题啊!

“因为你很符合这个气质,”叶修一旦聊起电影就正经了很多,“别的跟我同届的,刚毕业的,我平时见得多,都有一种怎么说呢,很幼稚的社会气,这是走进大学之后每个人都会沾上的,但是林青不是。”

林青是男主角的名字,苏沐秋边听叶修说话,边低头看这几页薄薄的剧本。本来叶修给他的就皱皱巴巴的,现在被他翻来覆去地翻,简直没眼看。

“林青其实挺市井的,他所做的是少爷们从来没做过,甚至没见过的东西。但是相反他很青葱,很淳朴,没有那种矫揉造作的成熟气,这种气息是磨不出来的,演技弥补不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苏沐秋很懂,心想这不就我照顾沐橙这么多年的感觉吗,混成这样从叶修嘴里说出来,居然还有点文艺。

“行了,还没问过你,”叶修把烟给灭了,坐到苏沐秋跟前,很认真地说,“你愿不愿意演?”

“……你不是已经强行拉我下水了吗?”

“之前挺唐突的。”

苏沐秋被他这么盯着,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左右看看,有点无措地说,“演啊!当然演了!”

——好了,以上都是开拍之前发生在苏沐秋家里的事情。

——这下选景也解决了,多好。

叶修非常满意。

 

租借仪器的事情是由吴雪峰联系的,他说只需要叶修按时去取就可以了,他有事没法去了,直接等仪器到位后才能赶来现场。谁知道到了租仪器的地方,那人就死活联系不上了

于是叶修和苏沐秋站在店里面大眼瞪小眼。

几天下来,两个人已经熟得不要不要的了——虽然苏沐秋没有受过专业培训,但明显是个Amateur,叶修和他谈起电影毫无压力,相见恨晚。

苏沐秋看天看地最后看叶修:“你是不是抄错号码了?”

叶修特别无辜:“没有啊!这是雪峰亲手给我写的条啊!”

“不是你念他写的?”苏沐秋呵呵一笑看着他,“你看是不是只有十位数?”

叶修一数,还真是。这确实是他的锅。

没辙啊,没仪器这还能拍吗,穷成这样了。他愁眉苦脸地看着苏沐秋。

“两位小哥愁什么呢?”店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容光焕发精神饱满的青年男子,看起来三十岁左右,梳着显老的大背头,搞得跟成功商业人士一样,“租仪器吗?”

叶修不说话,苏沐秋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猛地点头:“是啊是啊!拍微电影呢!”

陶轩看着叼着根烟精神不佳的叶修,心下估摸着这多半是个人民艺术家,他动了动眉毛精神一震,这边已经扯了张单子准备写条子了。

“摄影机这边暂时就5D2,没问题吧?跟焦器我们配,”他背过身去清点,手里还在刷刷地写,“呃,这边挑杆话筒和录音机你们不挑的吧,场记板,小摇臂小滑轨,轨道需要么?”

这个苏沐秋听不懂,他转过头看叶修。

叶修对这些器材当然不陌生,他只是惊讶于这个街边小店的大手笔……他以为在校外聚集这些设备就跟收集七龙珠一样困难……不愧是吴雪峰介绍的店!

“轨道不用了,”他说,“小成本拍摄。”

“哦哦,”陶轩记下来,“灯光需要吗?”

“……不了吧,”叶修皱皱眉,他没什么野心,这一次也就是他练练手,“灯光难调,调不好适得其反。”

“我们可以出灯光师。”陶轩拍胸脯。

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啊……叶修盘算着,“老板您认识吴雪峰吗?我们是他介绍来的。”

“吴雪峰?没听过啊。”陶轩头也不抬,重新看了一次单子,确认无误之后撕了下来。

叶修开始头疼了,苏沐秋呵呵地看着他。

“那这样,”苏沐秋市井多年,穷困多年,对这种事信手拈来,“老板您看我们能不能租个几天,先记账看看?”

这次陶轩抬头了,狐疑地看着两个人,把两个小年轻看得心里发毛。他把笔放下,绕着俩人转了一圈,忽然问:“哪个学校的啊?”

“荣耀电影学院的。”叶修老老实实地说。

“缺钱啊?”

“特缺。”

陶轩突然豪爽地笑了,他拍了拍手,把手里那张单子给揉了,扔到一边,从玻璃柜里面抽出了一张名片。

“东西免费租给你们,灯光师也带,我只要最后看一眼成片就行了。”陶轩把名片递到叶修手里,“幸会,我叫陶轩。”

叶修低头看了看名片,两个火红的大字摆在正中间。

“嘉世”。

 

03

 

斩断一切荆棘,终于来到了拍摄当天。

只是……

开机第一天,同样被拐来做场记的苏沐橙举着场记板,这么问叶修:

“叶导……片名还没商量好。”

这实在是个,很尴尬的问题。可是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暗搓搓地讨论剧本的时候,确实没有人提出过这个问题。这沓A4纸被揉得快不见了,但标题一直都没有。

“这个……”叶修沉吟着,几秒钟后大手一挥,“问你哥吧!”

“大哥,谁是导演啊?”苏沐秋被叶修的不要脸而震惊了。

叶修已经在调摄影机了,假装听不见的样子。

苏沐秋拿着妹妹递过来的油性笔,郑重地写下了“叶修傻逼”四个大字。

苏沐橙无语了,她把场记板递还给叶修,让他看。

叶修抬眼,意味深长地“呵呵”一声,把摄影机托给苏沐橙拿着,用餐巾纸把叶修两个字仔仔细细地擦了,刷刷两笔改成“苏沐秋”,写得比自己签名还快。

苏沐橙还没说话,苏沐秋一个箭步冲上前把板子抢过来,作势又要改。

“你们无不无聊啊?”楚云秀忍无可忍,“拍不拍了还?”

“是啊,无不无聊?”叶修一脸坦荡,“行了,沐橙把最后俩字儿擦了,咱开拍了。”

“哦哦。”苏沐橙应得很快。

于是叶修导演正式的处女作,片名第一版,就定成《苏沐秋》了。

学剪辑而被强行拉来做录音的吴雪峰,以及来自嘉世被免费聘来的灯光师张家兴,表示跟着这个剧组心很累,不能再爱了。

 

04

 

一开始拍的是一些空镜。

苏家兄妹的家很小,但是很精致。例如门口的风铃,在叶修眼里就是相当好的素材。他琢磨了整整一个早上,把之前写好的分镜改得乱七八糟,又一次感叹起了以后还是要先看地形。几个男生把墙上挂着巨大的苏沐橙画像搬下来,换成楚云秀的,连桌上的照片也是前几天刚洗出来的,夹进了相框里。

风铃挂得很高,想俯拍得用梯子。叶修两手托摄影机,又想要风铃动,最后是苏沐秋踩在好几个箱子上面给他打板儿——他怕苏沐橙摔。

“好嘞,就这个位置,”叶修眯起眼睛,调好焦,“准备了,全场静音啊!”

鸦雀无声。

“摄影开机。”

迟迟没有声音。叶修举着摄影机,等了半天,皱眉毛:“录音呢?”

“啊啊?”举着录音机的苏沐橙没反应过来,“不是你说吗?”

“不是我说,是你说录音开机,然后我才知道你录音开了,懂吗?”叶修把录制的这段切了,很耐心地说,“雪峰把杆儿举过来一点,主要是录风铃。”

“懂了。”苏沐橙声音低低的。

“没事儿,你可以的。”他单手托摄影机,左手冲站在底下的苏沐橙比了个大拇指。苏沐橙有点受宠若惊,慌忙点点头。

“准备了啊!”叶修说,“摄影开机。”

“录音开机。”

苏沐秋把板子对到摄影机跟前,叶修冲他挑了下眉毛示意可以,然后苏沐秋便道:“1场1镜1次。”清脆的打板声响起。

镜头从正对着走廊缓缓摇到一半风铃的位置,焦点拉近,风铃由虚变实,过了几秒苏沐秋手动晃了下风铃,直到它慢慢停下来。

“停。”叶修说,“这条不行,风铃动得还是有点突兀,得更自然。沐秋你幅度小一点,别动上面了,动旁边,放心碰,我摄影机带不到的。”

“好。”苏沐秋把板子上面的数字改了,应了一声。

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话,几个人执行得准确无误。巧的是,打板的声音好像这次大了点,惊起了走廊外面屋檐上的乌鸦,在镜头里显得很是好看。叶修再次把镜头缓缓摇过来,变焦,苏沐秋在他的示意下动手摇铃。

“停。”叶修站在梯子上,把摄影机递给旁边闲着的张家兴方便下梯子,“5922,过。”

站在几个箱子上面的苏沐秋手里拿着场记板,不好跳下来。叶修往旁边看了一眼,伸手接过了他手里的板子,苏沐秋跳,他也顺手接了一把。

苏沐秋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这箱子摞起来是挺高的,他只是有点惊讶于叶修的细心。

“家兴把梯子放一下,”叶修抓起刚刚塞口袋里的分镜,皱起眉看了看,又塞回兜里,指挥着,“其他人先撤,换个方向,拍楼梯口,沐秋准备一下,从楼下走上来。”

 

拍戏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苏沐秋第六次回到楼下准备走上来的时候,这么想。

刚刚拍一个镜头,他走了五次才算完,本以为不用再走了,叶修却跟他们说,换个方向,再拍一个镜头,于是他又下楼了。

真的很枯燥。同一个动作,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要做那么多次。

不过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完。更何况……这个集中全身精力在摄影机上的人,也没喊累啊。

 

“停。”叶修关了摄影机,“沐秋,过来。”

他们现在在拍的是一个苏沐秋收拾完家里之后很累在床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幻听隔壁有姐姐看电视剧的声音,从自己房间走出来之后才发现不对,无力地坐下来靠在墙角的情节。叶修从走廊口拍他出来,但苏沐秋的动作一直不太自然。

“剧本,你看过很多次了,情节,你肯定明白。”叶修点起一根烟,“这十分钟里面,有八分钟都是你的戏,这八分钟有七分钟都没有台词,全靠你的动作和神态。”

“……”苏沐秋沉默。

“你试着把自己放进这个环境里,把自己代入林青,一个很反差的,看起来很坚强其实心里脆弱得要命很依赖姐姐的二十岁少年,回到两年没住的屋子,做了大扫除累得大汗淋漓,躺在熟悉的床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听到了自己两年里都没听到过的姐姐的声音,”叶修轻声说,“你是什么反应?”

苏沐秋闭着眼,把自己代入,想象着自己从床上一个睁眼的情景:“应该……很惊喜,甚至很兴奋。”

“对,所以你一下子跳起来,拖鞋都没穿好就冲了出去……”

“但是开了房门,声音却停了。”

“是的,那是你的幻觉,姐姐早就不在隔壁看电视剧了,已经两年了。”叶修看着闭眼冥想的苏沐秋,这么说着。

“对……所以我很失望,很失落,无力,又嘲笑自己的脆弱,是自嘲。”

苏沐秋猛地睁开了眼睛,眼里亮晶晶的,闪着自信的光:“我明白了。”

“我说了,气质你有,这是别人学不来的。”叶修看着对方笑了,他就知道苏沐秋肯定可以,“但是别人有你没有的,演技,我知道表演你没学过,但是这是我们一起加的一个情节,我相信你。”

 

在过了这个坎之后,一切都变得更加顺利。要说意外,片场唯一的意外可能就是叶修在不断地改分镜,到最后干脆把原先的分镜稿扔了,现场写。对苏沐秋他几乎不需要讲戏,反倒是苏沐秋演着演着会给他一些惊喜,自己加动作,微动的神态,无一不让叶修激动。

天才啊!未来的影帝啊!叶修几乎要在心里呐喊了,但是这种话他怎么会说给苏沐秋听?

 

“2470够不够啊……”叶修在这边调机器,“沐秋啊,给我换个镜头来。”

“来了。”

对,演员兼摄影助理导演助理什么的,在这个剧组也是常见的风景。虽然他们穷,可是明明旁边几个人闲着,叶导演叫人叫半天一个顺口就“沐秋”了,次次如此。到后来就剩两个人在那儿忙活,其他人聊天玩手机,也是常有的风景——俩人通常都要很久才反应过来,已经没人在工作了,叶导才嚷嚷着开工开工。

原定十分钟的室内戏,拍了五天,几百分钟的素材,当然里面是很多不要的。楚云秀后来都走了,看来叶修纯粹是坑她,这片子里除了拍带她照片的镜头,本人一次都没出现过。实在闲着她就来看苏沐橙,拿DV跟场记录。

直到叶修取了最后一个空镜,苏沐橙叫出“杀青”两个字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回过神来。

五天,如梦初醒。

 

归还器材的路上,苏沐秋开车,叶修坐副驾驶,这几天他是最累的,所有人都休息的时候他都在想分镜头,双眼都是红血丝,可是他现在非常精神。

“休息会儿吧。”红灯的时候,苏沐秋看叶修,正神采奕奕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不困。”叶修摇头。

苏沐秋无话了,他这几天也催着叶修休息过好几次——有时候他手都举不动了,拍到一半拼命揉自己的眼睛,眨眼集中精力。这么多次,他也就休息过一次来着。叶修躺下去的时候说,白天时间紧,有的光是灯光给不了的,今天抢着多拍一点,十分钟叫他。

苏沐秋跟他说好,给他把房门关上。所有人静悄悄的,让他睡了半个小时。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问,是十分钟吧?几个人都点头说,是是是,刚好准点。

是真的辛苦啊。苏沐秋看着叶修的脸,这么想着。

“苏沐秋。”叶修忽然叫他。

“嗯?”

“我觉得你演得很好,特别好,”叶修盯着他,说出了这句憋了五天的话,“我给99分。”

“……还有一分呢?”

“怕你骄傲。”

 

05

 

当然,最后这部微电影的名字并不是《苏沐秋》。清点过素材之后,叶修和吴雪峰两个人并肩坐在剪辑室里,叶修一拍大腿,说我想到了!片名!

吴雪峰讶异地看着他:“什么?”

“就叫《林青》吧!男主角名啊!”

吴雪峰:“……呵呵。”

 

最后片名是苏沐橙起的,起得随心所欲。

“叫《回家》好了。”她提议。

 

06

 

《回家》在网上发布之后,一天内点击率刷新历史记录,半个月内刷新全网记录,微博上“#叶修#”“#微电影回家#”“#苏沐秋#”三个话题居高不下,一个星期里在热门微博前三名里来回打转,让身为半个老板的陶轩喜上眉梢。

其中人气最高的,还是苏沐秋。在短短的半个月内,贴吧、微博,官方后援会已经火速建立起来,粉龄通通都是半个月。苏沐秋的微博申V之后,好一段时间里粉丝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见长,卡到他根本无法正常刷微博。粉丝把他以前的微博挖出来转了又评评了又赞,抢前一百的活动每天都在进行。最后苏沐秋把电脑一关,一片清净,决定带叶修和苏沐橙吃点好的。

 

“你用不用伪装一下?”出门前,叶修看着苏沐秋,问道。

“有那么火吗。”苏沐秋不置可否。他们也不是去什么大酒店,顶多是家常菜馆了,能有几个人认识他啊。

“也是。”叶修点点头,苏沐橙戴了帽子,三个人就这么出门了。

然后他们为自己的天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一路上,不断有人的视线投向他们,苏沐秋本来是很习惯的,他和苏沐橙走在街上,的确会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被看了十几年,也早就习惯了。但是叶修不习惯啊,他走在苏沐秋旁边,感觉鸡皮疙瘩一身。

就在他的忍耐力到了极限的时候,有个姑娘跃跃欲试地冲过来,停在了苏沐秋的跟前。

“请问……你是,苏沐秋吗?”姑娘小心翼翼地问。

苏沐秋看似镇定,其实脑子已经爆炸了,“……是。”

姑娘喜上眉梢,喜出望外,喜大普奔……然后她摸出了一支马克笔和本子,两眼放光:“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好啊。”苏沐秋刷刷地签了,微笑着把本子还给那个姑娘。

姑娘开心地蹦跶走了。

有了一个,就有下一个。苏沐秋还没走几步,就又被人叫停了,然后人越来越多,源源不断……苏沐秋边笑边签,旁边还有人在不断地拍照。好不容易告一段落,发现身边已经没人了。他四下看看,发现两个人的身影刚好在街角消失,已经拐进他们常去的那家川菜馆了。

“妈蛋!”苏沐秋一坐下就爆粗,丝毫没有自己已经是一个一线半小明星的觉悟,也没有苏沐橙坐在旁边的觉悟,“有这么不讲义气的吗,还带沐橙跑!”

正说着,旁边服务生来问点菜。苏沐秋一抬头,发现姑娘已经是星星眼了。

叶修语重心长地翻开了菜单,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

“兄弟啊,你火了。”


-TBC-


(中)

本来想一次写完的,发现太长了,想写的梗太多了……又不敢写成长篇怕真的写不完,所以争取上中下吧。

欢迎评论喂梗!!

评论(22)
热度(332)
© 君以花向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