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以花向晚_

“桂棹兮兰桨 击空明兮溯流光”
透明写手 修伞 叶粉 喜欢看评论

【叶苏】TRY(《来年》番外)

*来年番外,不收录在实体里

*一锅不太好吃的肉

*标题来自同名歌曲

*叶神0529生日快乐,最最喜欢你>3<

归档


>>>


苏沐秋最近十分头疼。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综艺上得太多,各个卫视节目全国到处跑,连国外旅游的节目也没错过。这一度是他不太愿意用全力去做的事情——有受叶修影响的因素在内——不过一旦接受了这种安排,倒也觉得不错。

在国民面前刷存在感没什么问题,问题是,这么一来,他感觉自己不会演戏了。

这是个大事。

 

其实他自己之前只是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结论。直到他前几天去试镜,和他从前一样,花一个晚上的时间认认真真地读过两遍他即将试镜的片段,还自己演练了一遍。第二天一早他还温习过了一次,按说没有什么问题,可就在上场导演喊了“开始”之后,他居然,忘词了。

这样的情形虽然少,但是也不是没出现过。苏沐秋想大概是太久没演,有点紧张了。于是跟导演温和地笑着说,不好意思啊,导演,是我紧张了,能不能再来一次?

这个导演姓钟,跟他合作过一次,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几年不见,头顶都积起了白发,不知道是不是工作操劳的原因。不过性格很豪爽,而且从来不吝啬对苏沐秋的赞赏,他俩在剧组关系还不错。现在看到苏沐秋有点拘谨的样子,他居然一下子哈哈大笑,然后说,你这老戏骨了,紧张个什么劲儿啊,来吧来吧。

于是重来。

这次没出什么意外,苏沐秋自己觉着,演出了百分之八十,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还得在剧里找。这不是他留力,对一个自己不熟悉的角色,第一次能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他朝钟贺鞠了一躬,一抬头就看到对方欲言又止的表情。

内心忐忑地等了半晌,对方最后却还是释然地一挥手,甚至没看着他:“你先出去吧,待会儿结束了我跟你说点话。”

苏沐秋点点头,礼貌地说:“谢谢导演。”

然后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一出门,看到一群来试镜的年轻演员盯着自己不肯放。他一下子想不明白他们是想要签名还是想撕逼,于是公式化地摆出一个微笑,重新坐到了一边的等候席里。

他很清楚,这次的机会多半是要失去了。

不能怪竞争力太强,只能怪他自己表演得不够好。他一向是这样的,不会推卸责任,原因先从自己头上找。

但是他处理剧本的方式,明明就和从前一样的啊……

有点烦躁。

苏沐秋把锁屏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想着要不要给叶修打个电话。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下午四点了,平均下午两点的起床时间现在也该起了。也许在看电影,也许在写新剧本。他从《少年游》的录制现场直接来的W市,掐指一算,和叶修足足一个多月没见了。

当艺人就是这点不好啊……

苏沐秋想了又想,还是把手机给关上了。

 

事情不出乎他的预料,这次的男主角果然没落在他头上。他在外面百无聊赖地等了半晌,也不管走过去的其他试镜演员是怎么看他的,最后钟贺推门出来,看到空落落的房间,愣了一下,叫苏沐秋进去。

苏沐秋一见导演就来了精神,几乎是跳起来跟了进去。

偌大的试镜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苏沐秋揉了揉鼻子,心里还是有点忐忑,又有点期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道理总不是假的。

“结果你知道了?”

钟贺说话一向直接,更何况他和苏沐秋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苏沐秋笑得挺轻松的:“不知道也该猜到了。”

钟贺也笑,倒是没有对方这么轻松。

“跟明白人说话就是方便。”他把剧本摊开,找到苏沐秋试戏的那一段,“长话短说,晚上还得跟男主角吃饭。怎么说呢,你是不是很久没演戏了?”

“……是。”

“难怪,我也是听说最近你各个台的综艺不断,”钟贺叹了口气,“这是个好事,也是个坏事。”

苏沐秋点头。

“我直说吧。你对演戏的感觉,或者说,你演戏的直觉,没有从前那么强烈了,”钟贺用手指敲打着剧本的段落,“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段剧情你觉得萧河的情绪是什么?”

苏沐秋回想了一下:“呃,焦虑,忐忑,紧张?”

“正确。”钟贺说,“那你是怎么诠释的?”

“就……剧本怎么说,我怎么演啊。”

“对了,”钟贺一拍桌子,声音不大,“可能按照剧本演对别人来说刚刚好的事情,可是对你,这恰恰是最大的问题。”

苏沐秋恍然。

“想想你以前是怎么演戏的?二次创作,对吗?”钟贺接着说,“你是一个不一样的演员,说真的,我从来不否认你在创作上的天赋,你就是适合在表演上创作。我叫你来试,本身就很期待你带给我不一样的东西。这话可能不好听,但是你确实让我觉得失望了。如果是从前的你,这场戏里,会不会不仅仅是踱步、摸鼻头,会不会紧盯着一个东西想摔,却没有动手?这些创作,才是我想看到的。”

 

打击很大,说真的。

还在不断回想这件事的苏沐秋胡乱地挤了点沐浴露出来差点就要往头上抹,很快意识到了不对。他把手里的沐浴露冲掉,心里不由可惜了一下,又重新开始挤洗发露,全然忘记自己已经洗过一次头发的事实。

正打算往头上抹,一双手臂突然环住了他的腰。

苏沐秋一惊,差点就要把洗发露糊到对方脸上去。

进来的不可能是别人,只是这场景太过诡异,苏沐秋想也没想就转头惊叫道:“什么时候进来的你?!”

他回家的时候叶修正好不在家,他在沙发上躺了五分钟,挣扎着起来给对方发了条消息,转身进了浴室准备冲个澡,调节一下心情。

“刚刚,”叶修把头搁在苏沐秋肩膀上,“我出门买点吃的,回来才发现家里多了双鞋。倒是某人,回来怎么不说一声啊?”


吃肉吗


两个人把重新打开水开始往里放,大量埋在身体里的浊液在水的作用下慢慢浮到水面上,看得苏沐秋脸都要烧起来了。

“你这人老是这样,”叶修说,“做的时候比谁都浪,做完了就害羞起来了。”

“我羞什么,这不都是你的。”苏沐秋理直气壮。

“那你去打扫那边的。”叶修指了指墙壁和地上。

苏沐秋沉默了,仰头假装自己在看风景。

又过了一会儿,叶修突然问:“试镜过了吗?”

“没……这不我才烦吗,”苏沐秋揉了揉头发,一摸才发现全是湿的,“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有试镜?”

“看到微博上说《少年游》录制完了,你这不没回来,我就去问了下你助理,”叶修说,“怎么没过?”

“别提,烦死了。”苏沐秋叹了口气,“你说我是不是灵感枯竭了,演不了戏了啊?”

“演戏还要灵感?”叶修随口说,“你不演戏就来帮我拍电影呗,兴欣那么穷,请不起外面的人哪。”

“你少来,现在兴欣可好了,”苏沐秋瞪他,“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啊,”叶修看着他,神情平淡,倒不像是有开玩笑的意思,“谁不会遇到瓶颈期啊?过了不就好了,我也有没灵感的时候啊,前几年不就消沉了好一段时候么?当时你怎么说的来着,还不是说让我来演几天戏。结果戏没演,弹了下钢琴就好了。”

苏沐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叶修说的是前几年《君莫笑》之后,他也是猛地访谈、综艺冲了一阵,回来不知道怎么拍戏了,于是拉着苏沐秋跑去爱尔兰,过了半个月神仙日子回来又是一条好汉。

“那再去一次?”

“每次都是那儿,腻不腻。”

“那北欧?丹麦芬兰瑞典挪威?”

“……”

“BA*也行啊?”

“……你决定吧还是。”

 

-FIN-


一个彩蛋


*BA是布宜诺斯艾利斯,《春光乍泄》梗啦

希望这文不会被LO吃掉 T T

再次表白叶修!最最喜欢你/////

评论(12)
热度(117)
© 君以花向晚_ | Powered by LOFTER